路易达孚刘炯:多模式利用衍生品市场管理经营风险

0 Comments

路易达孚刘炯:多模式利用衍生品市场管理经营风险
12月22日,由大商所主办的“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在广州召开,当日路易达孚北亚区油脂油料交易总经理刘炯在大会主题演讲时认为,油脂油料产业需要多角度多模式,利用期货等衍生品市场管理价格、经营等市场风险。
路易达孚北亚区油脂油料交易总经理           刘  炯
  据了解,当前,我国油脂油料行业企业已经全方位参与期市等风险管理市场。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大商所棕榈油期货成交近2.9亿手,日均持仓52万手,较去年同期均显著增长。
  “中国从2000年开始进口大豆,当前年进口量高达1亿吨以上,大量企业在此过程中面临运输、价格等市场风险,企业迫切需要锁定利润,平衡风险。” 刘炯说道。
  他说,经过数十年发展,中国油脂压榨行业年均复合增长率在3-4%,大多数企业位于沿海城市,企业原料以大豆为主,副产品则为豆油和豆粕,企业的利润也主要来源于压榨环节的控制风险。如果价格风险控制不好,进口大豆成本提升或者下游豆粕、豆油市场价格下跌,都可能对企业压榨利润构成严重影响。“所以,油脂油料企业需要利用期货等衍生品市场进行风险管理。”
  据了解,当前我国油脂油料产业基差交易已经成为主流,上游油脂压榨企业一般向下游贸易商、饲料企业报每天的基差,下游企业依据自身采购需求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油厂以此来锁定压榨利润和采购风险,下游需求企业则利用基差交易来锁定采购成本,同时进一步核定销售价格等。
  在如何利用基差实现风险管理时,刘炯认为可以从几个角度进行分析和实施。
  “国内油脂压榨企业在采购进口大豆后,如果预期进口大豆贴水有下降风险,可以卖出盘面压榨利润进行套保,锁定现货压榨利润。” 刘炯说道,以巴西进口大豆为例,如果企业在11月1日买入175美分/蒲式耳的大豆贴水,同时卖出相同数量的盘面压榨利润 94美元/吨;而到了11月30日,随着价格的回落,该笔大豆贴水价格跌至135美分/蒲式耳,盘面压榨利润则下跌至84元/吨。整体上来看,虽然巴西大豆贴水的下跌使油厂损失9美元/吨,但是由于该油厂做空了盘面压榨利润,获得了盘面压榨利润下降带来的10美元/吨的利润。该套期保值方案使得现货压榨利润改善了大约 10 – 9 = 1 美元/吨。
  实际上,上述操作案例仅仅是众多油脂压榨企业利用期市等衍生品市场进行价格管理的一个方面。
  刘炯即表示,企业也可以选择另一种风险管理方案。如果国内企业采购南美大豆后,如果预期大豆贴水有下降风险,除了卖出盘面压榨利润,也可以选择买入CBOT大豆期货来对冲大豆贴水价格下降的风险。
  “对油厂来说,如果预期未来豆粕基差价格有下降风险,可以通过卖出大商所豆粕合约月间价差,来对冲豆粕基差下降带来的销售利润损失。” 刘炯介绍道。例如,2020年 3月2日,华南豆粕基差为 -70元/吨,为对冲基差下降风险,某油厂以-42元/吨的价格卖出DCE豆粕七月-九月合约价差。其后,豆粕基差与 DCE 豆粕七九价差同时下跌至-165元/吨和-173元/吨。所以,虽然豆粕基差的下跌使油厂损失95元/吨,但是由于该油厂做空了DCE 豆粕七月-九月价差,获得了七九价差下降带来的131元/吨的利润。该套期保值方案使豆粕基差销售利润改善了 131 – 95 = 36 元/吨。
  对于企业利用衍生品管理风险来说,刘炯也认为,利用衍生品市场进行风险管理只是一个理念,企业并不能完全消灭掉市场风险,企业在进行套期保值的时候也需要随时根据市场最新形式变化来调整套期保值策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铁民